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policy-banner-5

23/12/2014 《星島日報》
朱兆麟 陳榕珍

時至今日,香港已經進入後佔中時期。無論是支持佔中,還是反對佔中者,應該絕大部份人都從運動的開始期待著它完結的一天。支持佔中者冀望政府快速而令人滿意的回應,以結束疲憊的生活;反對佔中者期待一切回恢正常,生活不再受阻。然而這七十多天的佔領,期待最終換來了暴力,失望,和沈重。

在後佔中時期,分析佔中成因的言論不泛,預計和指出其帶來之影響的文章也不缺。然而,有人想過,如果時光倒流,你仍會選擇你起初對佔領的取態嗎?
有人說不會,因為其後發生的暴力、衝突不必然會發生,只是政府處理不當,執法人員手法不妥所致。然而,儘管以上的都是意籵之外的,強烈對立的聲音卻是可以預知的,因為早在佔領前,社會上已有不少爭論。

有人說,佔中者自私,為自己想要追求的而做出對人不便的行為,也有人說,因為上班、上學的不便而反對佔中的人是自利的,只為自己著想,而不為社會發聲。其實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雙方都在指責對方。

如今回想,筆者還是會支持運動的理念,但我們卻應有更好的方法去達成。因為終究還是想要爭取更大的民主進程,可是,破碎的鏡重新拼湊,還是會有裂痕。佔中期間,身邊就有討論政治而鬧翻了臉的人,藍絲和黃絲的分化亦叫人心酸。相反,每次看到金鐘、旺角那大部份人的自律,心中不禁泛起陣陣感動。看到政府總部的那道牆全是不同人對香港的支持,相信那高牆給予了不少香港人希望。金鐘清場的當天,網上有各個現場的故事。有一個真人真事,是一個婆婆堅持留守被捕,一個就讀大學的女生擔心婆婆的安全,想要勸她離開,反倒是婆婆對她說要好好讀書,快點離開。她們兩人互不相識,卻以愛心、尊重相待。是因為她們看法一致嗎?我相信並非如此。兩人的看法豈會完全相同呢?

既然看法不同的人可以互相扶持和鼓勵,為何今天香港會弄到如斯田地?筆者每當看到絕食的學生時都感到非常痛心。他們宣佈絕食時,我在想,政府不怕堵路,難道會怕絕食嗎?然而,當我看到他們絕食的決心時,我發現絕食比堵路更容易觸動人心。這種為大家爭取利益,卻只叫自己辛苦的精神,利人不損人,才真正可以使人軟化。我駭然發現,原先的佔領行動是如此不智。

香港的分化無阻民主發展,卻會令路愈走愈難。唯有一天香港人團結,你怕還有事不能成就嗎?

11036083_1073350669360698_1228149635482989393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