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來最壞的開局

policy-banner-2

01/11/2016《星島日報》
張進樂 朱兆麟

自上月立法會選舉結束以來,從當選的七十名立法會議員名單已可得知,「新人事、新作風」之下,新一屆的立法會誓必烽煙四起,各黨各派對峙使議事堂氣氛更形惡化,衝突不斷。果然,本土自決派「沒有讓選民失望」,未正式宣誓成為議員經己「成功爭取」立法會每天都上演不同劇碼的鬧劇,令不少市民感到厭煩。先是功能組別議員梁君彥在國籍爭議下,焦頭爛額地勉強登上主席寶座;再來就是青年新政的梁頌恆和游蕙禎在莊嚴的宣誓過程中發表辱華言論,自以為「勇武抗爭」其實不過是低劣的小丑把戲。再加上,各事務委員會正副主席的大混亂,會議廳外爆發「午餐肉大戰」等等,立法會未「開會」已經「開戰」,衝突火頭將不斷點燃,迎來立法會史上最壞的開局。

不知道是年青還是幼稚,梁、游二人不分輕重,在神聖的立法會議事堂內侮辱全球華人,先不論是否已觸及《基本法》條文,在情在理亦必須為自己的行為承擔負任,公開道歉。宣誓風波所引起的立法會內戰,建制派罕有地以集體離席的方式抗議亦可算是無可厚非。然而,行政長官梁振英和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以行政機關的身份擔任當事人,入稟向法庭申請司法覆核,禁止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為梁頌恆和游蕙禎監誓,則叫人百思不得其解。既然立法會主席有充足的權力對二人作出裁決,讓事件在議會之內完滿解決;而建制派亦有本錢利用程序手段表示不滿,迫令二人對自己的言行負責。何以行政長官仍不惜以本港多年來行之有效的三權分立制度作為賭注,插手干預立法機關的內部運作呢?當然,任何人也有循法律途徑挑戰立法會裁決的權利。不過,自四年前梁振英上場後,行政立法關係可謂回歸以來最不順暢時期。此刻以採取任何法律行動方式企圖干預立法機關,亦難免會招人話柄,其餘下任期的行政立法關係只會更加難以改善,令政府管治進一步陷入危機。萬一,法庭裁定特區政府敗訴,政府顏面問題事小,為日後抗爭方式大開方便之門事大。屆時,既無法取消梁、游二人的議員資格,卻又間接承認和容許議會內的抗爭升級,可謂「賠了夫人又折兵」。顯然,這一著欠缺周全考慮,反而添煩添亂。

新一屆立法會尚未正式討論事項已弄得一團槽,反映新任議員的質素整體下降。不論是傳統的建制派、泛民主派,還是新加入的本土自決派都欠缺具民望、認受性之餘,又能與敵對陣營進行溝通、交涉、對話的領軍人物,議事堂將在爭議不斷的情況下只會一次又一次陷入癱瘓狀態。「解鈴還須繫鈴人」,眾所周知立法會亂局的源頭還是行政立法關係緊張的老問題。如何能盡快恢復和諧,加強行政與立法機關的溝通和合作,是行政長官、特區政府以及中央政府不得不去思考的問題。問題的根源一天不解決,未來四年,沒有最壞,只有更壞。

11036083_1073350669360698_1228149635482989393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