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心繫生活每一程?

others-banner-1

30/10/2015《星島日報》
劉美齡 張進樂 朱兆麟

近日,一名高中女生因攜帶古箏乘搭港鐵,被港鐵職員以其樂器超出行李體積限制為由,拒絕該名女生搭乘港鐵;及後,一名男大生又因攜帶大提琴入閘,被港鐵職員驅逐出閘之餘,更被發出警告信,港鐵表明若有再犯,男大生將需繳交罰款。事件被傳媒揭發以後,引來大批網民聲討;紛紛批評港鐵選擇性執法、歧視港人,引來軒然大波。學生攜帶大型樂器入閘確實超出行李限制,何以港鐵職員以「正常」程序處理卻被視為「不正常」甚至「不合理」的舉動?

學生攜帶大型樂器入閘,超出行李限制而被職員制止實屬合理。古箏、大提琴體積的確大於港鐵定出的上限,網民在事件發生後紛紛聲討的緣由到底何在呢?假若今次事件的主角操內地口音的訪港旅客,香港網民還會如此熱心地譴責港鐵嗎?不難想像,若當天的女學生為內地學生的話,事件將會完全走向相反的局面;網民恐怕會進一步將內地人定型為不守規矩、漠視法規;甚至標籤成為不講道理的野蠻人。網民在是次樂器風波當中,也許並不是單純地為學生、為音樂人爭取攜帶樂器的權益;反之,整場風波不過是另一中港矛盾下的產物,對「人」而不對「事」。

自九廣鐵路與地鐵和合併後,港鐵因缺乏競爭對手,服務質素被指每況越下。從「可加可減」機制下的長期被批評「只加不減」,到近年故障事件頻生,以至處理狗隻闖入路軌的「未雪」事故不當,都使市民長久以來積壓不少怨氣。同時,港鐵車廂發生的「厚多士」事件,加上大量水貨客攜帶大量貨物「逼爆」車廂,都令不少港人將對內地訪港旅客的反感情緒與不滿港鐵服務的憤怒直接掛鉤。於是,不少港人都藉著是次樂器事件向港鐵宣洩不滿。

港鐵在今次事件中嚴正執法,在程序上並無不妥;但又是否代表港鐵可不理會反對聲音,繼續禁止一切大型樂器進入車站範圍內呢?港鐵職員在事件之中按章辦事可以理解,但港鐵在制定行李體積限制時並無考慮任何豁免或酌情情況實屬不智。眼見其他地區的鐵路公司對市民攜帶大型樂器都有所酌情,港鐵做法難免惹人詬病。因此,港鐵理應盡快檢討行李體積限制的豁免情況,緩解市民的怨氣之餘,同時保障音樂人的利益。

觀乎香港近年的民怨,港鐵在港人心目中的形象一直低迷,假如港鐵在今次事件再處理不當,恐怕會惹來更嚴重的公關災難。還望港鐵能在今次事件當中吸取經驗,進一步完善入閘的限制,真正做到其口號所言般的「心繫生活每一程」。

11036083_1073350669360698_1228149635482989393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