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銀髮產業的去向

Man sitting with dog on sand dune at Dutch beach on wadden island Texel

23/01/2015 《資本企業家》
朱兆麟

人口老化已是個不爭的事實,而隨著嬰兒潮的人即將步入老年,人口老化只會加劇。如果社會能有效的配合,這將會是一個龐大的機遇,反之,這將會成為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

根據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的《2011年貧窮數據分析》,長者貧窮率約32.7%,雖然是個不小的數字,但是在長者的基本生活支援方面,政府已推出各類型的扶貧政策和醫療措施等。那麼,剩下來的67.3%,他們的確經濟上並不需要政府援助,但我們也似乎忽略了他們的其他需要。

要讓長者生活更豐盛更有活力,我們應先從什麼角度切入呢?根據香港可持續發展研究中心2013年的《香港活力長者的發展及影響研究》,香港長者活力度均值為14.08(總值20),長者在義工活動,體育運動,文化活動三個領域上都達到較高指標,更有四成多長者每日運動。我們可以看出,香港長者退休後其實還是充滿活力,他們會參與社會,有適當的文誤活動。這方面似乎香港長者並不缺乏。

那麼,第三齡教育呢?本著「活到老,學到老」精神,第三齡教育可以讓長者繼續學習,在人生的第三階段繼續成長。新加坡在第三齡教育發展較為成熟,他們稱為愛齡教育。設立新加坡愛齡學院,政府大力支持,成立短短幾年,已培訓了數百位學生,也獲得了不少獎項。新加坡的愛齡教育的確值得香港學習,而香港,其實亦設有長者學苑計劃,與不同的中小學,教育中心和大學合作推行,讓長者可以在沒有學歷規限下,學習不同知識。雖然還沒有新加坡做得成熟,但只要假以時日,一定可以做得更好。

說到底,香港長者最缺乏的是什麼?根據社聯的《香港銀髮市場調查報告》,調查結果顯示,長者認為現時巿場上缺乏相應的產品和服務,七成多受訪者認為巿場上符合他們需要的產品和服務選擇不多,而首當其中的便是醫療相關的服務和產品,然後是住屋。既然要發展銀髮產業,何不先從最缺乏的開始?長者比較關心健康,是自然不過的事,但健康服務不應只是一個福利,更可以是生活態度的反映。例如以各種科技產品結合醫療,讓身體狀況一目了然,也可以預防各種疾病。又或是一個適合長者的醫療保險,也可以是另一種方向。

越來越多的香港長者選擇移居廣東養老,雖然可以大大減輕香港養老機構的壓力,但是這也無疑分流了香港銀髮市場的消費者。每個地方的銀髮產業發展方向也會有差異,在其他地方紛紛發展休閒娛樂教育時,我們香港,也可以考慮先從健康服務和產品方面著手。面對這種趨勢,香港致力於開發銀髮這個細分市場的商家,也許應該擴大市場,在立足香港市場的基礎上,將產品和服務擴大到廣東。

11036083_1073350669360698_1228149635482989393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