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界需要甚麼樣的培訓機構?

04/03/2022《HK01》 朱兆麟、陳溢謙  
下屆政府不久就要接手,現屆政府由上任起多次提出政治人才培訓以及政治人才培訓制度,除了一個公務員學院的落實外,亦不看見一個穩健、有效和高層次的政治人才培訓制度,去迎接當下「愛國者治港」的新政治環境,亦未能回應社會的新挑戰和形勢。以往以政務官為首的政治體系,輔以建制主導議會的政治現況,不少人在社交媒體繼續主導了輿論,形成了市民和政府長期的對立和不滿,致使不少好的政策都沒有人關注。即使曾蔭權的第三屆特區政府時設副局長或政治助理一職,招攬原本各方勢力重點培植人才,甚至是耗盡一些政策研究智庫的政治人才,但說到底,這些只熟悉政策分析,或者社區及地方議題,又或許了解媒體運作,是否香港社會所需要的是全方位的政治人才,既熟悉政策,了解政府運作,懂得社區和地方議題,如何跟媒體和居民打交道,以及有能力又熟悉公共政策的領袖。

畢竟17多萬名公務員主要是負責執行政治領袖的理念和方案,未必是未來香港要求產生的領袖。承然,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近年曾透露,特首林鄭月娥欲將外國從政黨提拔司、局長人材的經驗帶到香港,但人選往往「唔啱心水」。而當時的政黨制度下,民建聯多年的角色以參選議席監察政府、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為主;而非建制派政黨和政團的角色是培養參選人才參選議席,將全民普選的意識形態帶進社會。而林林總總的本地智庫在過去亦嘗試培養人材符合內閣班子需要而已。
觀乎各方勢力都只顧培養參選人才,而非真正能登堂入室進入內閣班底;綜合過去的討論、文獻撰寫及研究,都有提及應參考日本「松下政經塾」的經驗,培養本地全方位的政治人才。較早前閱讀民建聯執委劉天正有關政治人才的專欄,再加上經歷了選舉制度改革後的第一個立法會選舉,議席大增的情況下,幾乎不可能達至差額選舉,情況令人擔憂。能夠看見本地的政治人材培訓似乎出現瓶頸現象,即使建制派一邊分別有政黨內部的訓練機制;或者是曾經有議員、官員入讀的學院;亦有專為培養香港政治人才的碩士課程等等,而非真正能登堂入室,能夠由政策委員會、地區服務者,然後晉身立法會議員,成為局長等管治班底的人才。


原文鏈接:https://opentalk.hk01.com/story/6221cbf40e8d750020f7ac21?utm_source=01appshare&utm_medium=referr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