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首長第一課—政治智慧

Policy, Process and Procedure words on three red dice to illustrate a company or organization's practices, rules and regulations

18/09/2016《星島日報》
劉麗怡 朱兆麟

近日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因以粗鄙字眼怒罵奧巴馬而一夜成名,如此外交手段,即使兩國關係極差,在國際層面上也實屬罕見。然而,值得關注的,不是杜特蒂如何進一步破壞兩國關係,而是奧巴馬面對如此惡言的處理手法。

會見理所當然地取消了,奧巴馬回應說:「我相信他(杜特蒂)會是個活潑有趣的人」,又再多補一句「我總希望自己所參與的會談有實際成效」。他沒有明確地針對杜特蒂,也沒有回罵對方,如此不慍不怒,既保持了一個國家元首的尊嚴,同時展示出一個大國的量度;一個半帶幽默的回應,彷彿在表示「這次會面,其實我們並沒有多著緊,著緊的是忍不住要怒吼的你們」,如此簡單的一問一答,已充分顯示出兩者政治智慧和功力的差距。

如果換成是梁振英被罵,他又會是如何回應?這或有點難憑空想像。正好立法會選舉剛過,今年建制派在直選中明顯失利,我們姑且看看梁振英對此的回應:「有很多明顯反對我連任的人都不能當選」。於是,為新一批立法會議員選出的暨日、本是風平浪靜的一天,無故帶來爭端,反對派相繼表態自己並不支持梁振英連任,就連建制派也沒有人敢高調支持。如此的語言「技巧」和政治「智慧」,無緣由地迫一班人高調反對自己,挑起泛民建制矛盾,把自己迫到一個死角位,也算是另類罕見。

當然,這並不是梁振英第一次失言,過往每次面對指責,他甚少正面回應,總是企圖以各種幼嫩的藉口蒙運過關;面對反對派,總以敵我分明的態度相對,不願直接溝通。不得不說,香港現在建制、泛民之對立,有不少也是梁振英所造成。一個地方的首長,要麼做到完全獨裁,消滅所有異見,不然便要調和各方,找出一個平衡點。現在梁振英既不可能做到前者,卻完全沒有做到後者,這已經不光是政治立場的問題,而是政治智慧的缺乏,或許他真應該好好去上一課政治智慧先修班。

中央一直希望改善香港行政立法關係,香港市民也盼望建制泛民可以減少爭端,帶領香港到另一個高峰。現在雖立法會選舉剛過,但特首選舉將至,我們都該認真思考,香港未來是否需要一個更具政治智慧、更能解決泛民建制矛盾的特首候選人出現,讓香港擁有一個新的希望?

11036083_1073350669360698_1228149635482989393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