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未來政制發展的做好準備

public

04/02/2013 《成報》
蔡柏熙 楊浩汶

早前特首梁振英公布本年度的施政報告,最後部分的政制發展只以數句輕輕帶過,除了再次重覆推動落實普選目標和適當時候會展開廣泛諮詢外,並未有提出任何具體安排。特首早前出席青年活動,被問及為何政制發展著墨甚少,他只回應「未來的政制改革會根據已公布的藍圖與時間表,不會有任何變卦及倒退」,未有再多加闡述。如根據現時的藍圖,香港可於二零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及二零二零年普選立法會,然而特首的首份施政報告的政制部份缺乏內容,實在令人擔心香港社會是否能有足夠準備面對未來的行政長官及立法會普選。

在未來的時間,具體的政制發展方案固然非常重要,但社會邁向普選的準備同樣重要。一方面,政制改革必須配合政黨政治的發展,以平衡政黨與政府之間制衡及合作的關係,改善政府的施政效率。另一方面,政治人才及政團的發展亦不容忽視,在制度變化的同時,更要考慮人才及軟件上的支援。

首先,政制改革需要政黨與政府之間有更大的合作空間。故此應考慮修改行政長官政治背景的規定,輔以現行的政治委任制度,擴大政黨政治於政府體制內的發展空間。容許具政黨背景的人士出任行政長官,將有助加強行政機關與政黨之間的合作關係。由於具政黨背景的行政長官能得到較強的政治支持,因此政府較能推動議會內所屬的政黨或政治聯盟支持施政,政策執行的效率將會有所提升。

其次,在香港發展政制的同時,社會上必須有足夠的政治人才。透過擴大各種參與社會公共事務的機會,提供平台發表建設性建議,支持智庫組織以獨立客觀的角度作政策研究,可以加強社會大眾對不同議題的認知,凝聚社會共識。現屆政府要務實為民,便應該從各方面支持培育政未來治人才,建立人才庫以吸納更多年輕一代進入政府出謀獻策,為香港的持續發展做好準備。

當然,社會最關心的還是政制改革的具體方案。自回歸以來,香港政制發展已滯後多時,而二零一二年政制改革只是朝普選前進了一小步。政制發展無疑是香港社會完善發展的核心部份,而政制發展要重新上路,現階段最需要的是一個能夠讓社會各界持分者表達意見的平台,否則訂立改革的方向和方案的相關工作根本無從入手,社會亦難達到共識,更遑論落實未來立法會和行政長官選舉普選。

11036083_1073350669360698_1228149635482989393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