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不能沒有邊緣人

policy-banner-4

22/04/2015 《星島日報》
張進樂 朱兆麟

近日,湯家驊議員籌組議政平台,各路英雄都齊集於此共同商量香港未來的社會發展。然而,部份媒體朋友對參與會議的名單上有建制派出現過於敏感,紛紛追問湯議員箇中因由。湯議員公開回應了一句:「有「邊緣人」加入,才能影響中央,只影響泛民並無好處。」「邊緣人」一詞,引起了社會各界的迴嚮,原因是香港人對「邊緣人」的理解停留在港產電視、電影作品之上,直觀認為「邊緣人」就是「無間道」、「Laughing哥」等臥底,隨時會鬼鬼祟祟的刺你一刀。
然而,「政治邊緣人」與傳統警匪電影中的「臥底」完全是兩碼子的事。如果你認為,「政治邊緣人」主要的工作是秘密潛入政治對手的基地暗中搜集情報,那麼你實在有太豐富的幻想力了。香港,目前處於一個後佔領時期,議會內藍、黃陣營壁壘分明的政治環境,令特區政府的施政舉步維艱。但,深藍、深黃陣營以外,社會上其實還存在大批淺藍、淺黃,甚或政治中立的「綠色」群眾。而「政治邊緣人」的責任就是代表這批社會上的大多數,促進本身互不咬弦的兩大陣營進行談判和協商,盡快落實一切對港有利的政策。顯然,這群「綠色」的「政治邊緣人」能擔任兩大陣營的「黏合劑」,減少社會不必要的分裂,利用最溫和的手段解決當下的政治爭議。
誠如湯家驊議員所說,現時的議政平台既不是「作姦犯科」,又不是「黑社會」,大眾根本毋須標籤與會者。何況,探討一國兩制如何在港落實,是香港不能迴避的重大議題。倘若社會大眾在討論任何議題之先都選擇「對事不對人」,立場決定成敗、背景決定高低,絕非香港之福。分裂的社會,也將繼續走向極端,永永遠遠也無法團結一致。需知道,世界之大,不能只著眼於本土政治。面對香港鄰近地區,例如:上海、新加坡、台灣等,都在急速發展。昔日作為「亞洲四小龍之首」的香港是否仍然要去選擇內鬥,而拒絕放眼世界呢?要香港穩坐亞洲第一國際城市的地位,唯一的方法就是「槍口一致向外」。一個「綠色」的議政平台有助泛民嘗試走入建制,同時讓建制接觸泛民。兩者透過「政治邊緣人」作為中介互相交換意見,尋求對港有利的合作安排,原本死氣沉沉的政治困局又重新出現一道曙光。你說,香港怎能沒有邊緣人呢?

11036083_1073350669360698_1228149635482989393_n